秋汛新闻网 版权所有,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 给我写信 ] [ 百度空间 ]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技 >

“印度制造”难以取代“中国制造”?

发表于:2019-07-14 10:53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新闻小编

  印度制造欲赶超中国

  印度总理莫迪2014年9月启动了印度制造计划,承诺降低在印度开办企业的门槛,以求吸引外商投资。他希望利用印度充足的原材料和巨大的人力资本,将亚洲第三大经济体变为像中国那样的制造业巨头。

  据政府公开的数据,制造业对中国经济的贡献高达32%,而以农业为主的印度,制造业对GDP的贡献只有17%。就连泰国,制造业对经济的贡献都高达34%。莫迪的目标是通过印度制造计划,将制造业对GDP的贡献提高到25%,并且为每年近1300万的新增劳动人口提供就业岗位。

  1995年以来,中国制造让民众的实际工资上涨了超过400%,贫困率从新千年初的近50%下降到了2011年的18.6%。《华尔街日报》指出,即使中国经济增速放缓,2013年仍然创造了1320万个新的就业岗位,而印度每年有1200万年轻人进入劳动市场,却只能勉强保证其中近千万人就业。

  莫迪希望印度制造能带来同样的惊喜。但有专家认为,20年的时差很可能让印度错过了制造业缔造财富的窗口期。而印度制造只能采取不一样的战略。

  莫迪自认不是了不起的经济学家,但他的计划指出了印度在基础制造领域的痛点。1992年,发展中国家的制造业产出只占全球的18%,到2012年,这个数字已达到35%。在2013年的全球出口中,印度仅占1.7%,高于1990年的0.5%,却远远落后于中国的11%。印度想在制造业大展拳脚,面对的竞争和挑战也比20年前更加激烈。孟加拉国和越南等亚洲国家早已走在了靠制造业发家致富的路上,成功地融入了全球产业链。

  外界不看好印度制造业前景

  雄心勃勃的印度制造计划实施近一年之际,印度国内外都忙着对其进行短期总结,但结论令人灰心。

  问题出自硬条件和软环境两个方面。

  从硬件来说,印度的基础设施严重制约了其制造业发展,没有成熟的港口、公路和铁路运输货物,没有可靠的电力、能源保证工厂运转。与政府有联系的机构和企业拖欠银行账单,导致银行不愿贷款。就连充足的人口也因为懒散和技能不足,无法转化为人力资本英国媒体称,印度企业几乎没有实现真正的规模经济,生产率低下往往让理论上的廉价劳动力优势化为乌有。美国波士顿咨询2014年发表的报告称,在计入整体成本的基础上,印度制造业的成本只比墨西哥低5%。

  莫迪的首席经济顾问萨勃拉曼尼亚认为,印度在某种程度上错失了机遇,因为浪费了明显的比较优势廉价劳动力。英国《金融时报》补充道,鉴于快速实现的机械化和世界充斥廉价产品,将制造业作为发展工具的黄金时代已经结束。

  鉴于以上种种,外界并不看好印度制造业的前景。《金融时报》称,就连印度制造这种表述听起来都不太对劲。

  政府改革不够用力

  更加糟糕并难以改变的是,印度的软环境。在这个国家,工厂主想获得建厂所需的土地,需费尽百般周折。工厂建成后,还要花费大量精力与劳动法斗智斗勇,应付无处不在的腐败以及不合理且多变的税收政策。

  在世界银行进行的经商容易度评估排名中,印度位居第134位。莫迪一年前表示,他希望印度能在这个榜单中迅速上升,进入前50名。

  印度软件服务出口商MphasiS集团的前CEO杰瑞拉奥撰文指出,印度的官僚体制对商业行为的阻碍和仇视越来越强烈。他表示,不敌视、蔑视、猜疑企业的政客非常稀有。很多政客关注商业只是为了获得个人财富。

  发展制造业,印度没有老本可吃。就连印度人自己都鄙视本国的制造业,物资稀缺缔造了有印度特色的拼凑式创新。印度媒体评论员夏尔马甚至自黑,称印度人把零件用胶带、颜料和祈祷拼凑在一起。

  澳大利亚对话网站称,与中国对商业友好且灵活的劳动法相比,印度的劳动法充满了刚性和约束。从中央到各邦,该国一共有250部左右的劳动法,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制造业和投资。比如印度1947年通过的《商业争议法》就规定,企业裁员或关闭商场、工厂之前,必须获得政府的批准。即便是在不可控因素下,或者由于工人工作效率过低,企业主也必须遵守这个规定。这样的法律限制了企业主引入新技术,因为部分工人可能会因此被辞退。

  印度执政党将希望寄托在修改劳动法上,但《华尔街日报》认为,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教训说明,劳动法并不该被弱化,而是应被简化。降低最低工资和牺牲劳工权益,是对人口福利不可持续的消耗方式。

  此外对印度来说,通过保证劳动者权益鼓励就业是另一个现实问题。印度劳动市场上的女性在过去10年中从29%下降到24%。相比之下,中国有44%的劳动年龄女性身在职场中。

  同时,印度对劳动力培训的投入也严重不足。2007~2025年,该国有3亿年轻人进入劳动力市场,而人力培训的预算只有每年31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977万元)。

  当莫迪推出印度制造计划时,民众根本不清楚其用意和内涵,有人认为这是抵制洋货、支持国货的号召,也有人认为这是被用作政绩工程的空洞口号。就连一名驻德里的日本官员都告诉《金融时报》,这场运动具体来说,就是说服印度人不要购买从中国进口的任何商品。

  很多国际企业的高管和投资者都在抱怨,莫迪并没有充分利用其政党在议会中的绝对多数地位,推行必须的改革。其所属党派的一名前部长对《金融时报》哀叹,印度制造的说法成了曲意逢迎的实业界人士的口头禅,没能推动多少政策变化。归根结底,说得多,做得少。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认为,印度制造需要的是真正有行动力的商业领袖。但是,在莫迪宣布印度制造计划的动员大会上,国民通过电视转播看到了印度商人在发言中极尽溢美之词,奉承莫迪独一无二的领袖气质和将会改变印度人命运的机敏、智慧和眼界。但莫迪本人始终板着面孔,没有回应。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gacd.com/keji/2272.html

栏目:科技      围观:

相关阅读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