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汛新闻网 版权所有,是国内最具有亲和力的网站之一 [ 给我写信 ] [ 百度空间 ] [ 腾讯微博 ] [ 新浪微博 ]

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 >

未来人工智能将比移动互联市场大十倍

发表于:2019-07-12 10:53 作者:新闻小编 来源:新闻小编

  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直言过去几年,微软确实在移动互联网领域错过了很多机会,有些项目虽然开展的比较早,但是没有坚持,失去了机会。面对主人权静的追问,张亚勤也坦言目前移动互联网整个浪潮也刚刚开始,所以机会还有很多。

  问:亚勤,我知道,现在有个词非常流行,叫互联网思维,我想知道你对这个词的理解是什么呢?

  张亚勤:互联网会走向物理化,一个方面是从技术方面,它用传感网络发展使得我们可穿戴计算、智能的家电、汽车、健康领域。

  另一方面的话,就是互联网它的思维方式会改变商业模式,其实现在看到的话,互联网已经对传统行业产生了很大的一种推动和冲击,甚至是颠覆,这个刚刚开始,所以我认为互联网的物理化的进程,整个前景会很好,比现在移动互联可能会大十倍,甚至更大。

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

  问:那么这一轮呢?比如说移动互联网的这个趋势,会不会觉得微软落后了,没有抓住?

  张亚勤:移动互联网,我觉得很多方面我们是犯了一些错误,我们可能开始的比较早,但是呢,后来失去一些机会,但移动互联这个整个浪潮也刚刚开始,所以我觉得机会还是很多。

  另外移动互联,我们不要把它单独地就理解成为就是操作系统,这里面有操作系统,也有很多别的方面,由于应用的出现,由于智能终端的多元化,所以说它这个入口变得十分得多样,十分复杂,你操作系统还是一个重要的入口,浏览器还是一个入口,但是这里面硬件或者说设备本身也变成了入口,然后当然现在我们讲的超级应用,像微信也好,像office也好,这些东西都是新的入口,支付,都是变成入口。所以说呢,对微软来讲,或者对整个产业,对企业来讲,很重要一点,怎么样抓住下面一个移动互联的入口。

  问:您刚才也说到微软在移动互联网上,还是犯了一些错误,自己会在战略上去反思犯了哪些错误吗?

  张亚勤:比如当时在十年前,我们的windowsmobile,包括我们当时像,这些产品是属于相对比较领先的,占了一个比较重要的市场份额。那么后面的话,当安卓出现的时候,当IOS出现的时候呢,我们对市场的应对出现了一些偏差,那么这个时候的话,就失去一些机会,我觉得我们现在有更大的投入。比如说最近买了诺基亚,诺基亚的话,它产品是很多元的,有windowsphone的产品,有基于安卓的产品,然后还有一些功能设备,那么这些设备都可以成为移动互联的入口。

  问:你刚才其实谈到了诺基亚的例子,这也是我想跟您交流的,因为据我了解,其实诺基亚的塞班系统也是最早开始研究智能性应用的,但后来它却错失了这个机会,与此类似的还有据我了解,胶卷行业的柯达他们也是最早掌握了数码技术的,为什么就是其实这些最新的趋势都诞生在传统的巨头他们的研发部门,但是后来却没有被发扬光大,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张亚勤:就是产业转变,产业在变革的一种现象,因为现在的所谓的手机的产业,并不是一个通讯,或者消费产品,其实是一个电脑,是一个互联网的产品,所以说为什么做互联网的企业,做IT做操作系统的企业反而变成了主流,所以这个是技术和产业变革的一种自然的趋势。

  张亚勤:我觉得微软已经被颠覆了

  一些人看来,作为美国最著名和最成功的技术公司,微软已经落后了,微软的成功植基在PC上。然而,iPhone和iPad等移动设备以及云计算等新型计算模式的崛起表明,计算领域正在山乡巨变,科技发展正快速由PC转移到移动设备和网络。尽管目前后者仍未完全取代前者,但微软已清楚地意识到,它必须努力跟上新的技术脚步,以适应生存环境的巨大变迁。

  问:说到被颠覆,你是不是有的时候也会担心微软有一天可能会被颠覆吗?

  张亚勤:我觉得微软已经被颠覆了,已经被互联网的产业颠覆了,现在微软自己在颠覆自己,所以说你看这五年,我们做一个大的转型,讲到设备加服务,现在我们讲云优先,移动优先现在的世界和五年前十年前不一样了,所以微软必须要颠覆自己,而且在新的移动互联,或者我讲的云计算的时代,然后处于一个领导的地位。

  问:但是有的时候自己革自己的命是不是挺艰难的一件事?

  张亚勤:对,是不容易,但是我觉得微软的文化本身就有颠覆自己的文化,有这个基因,微软最早是做开发工具的,做编辑,做编译,做计算机编译,后面又做操作系统,windows,然后有office,后面又进入企业做服务器,做各种各样的企业级的这些产品和软件。到后来又做云,然后中间又做游戏机,每次在进入新的业务的时候,其实对原来业务就是一种颠覆。

  问:刚才讲到了对诺基亚的收购,那么现在您怎么评价这个收购之后的结果呢?

  张亚勤:我想收购的话,需要一些时间,我们今天的话,很高兴得到中国政府的批准,所以说收购基本上这个过程就马上会完成,所以这个收购呢,你看本身其实是一个很自然的一件事,因为我们有软件,有操作系统,那么诺基亚的优势是在做手机,以及它对渠道,它的产品的多样性,可以是很高端的,也可以到很大众。另外它品牌也很受欢迎,其实这个是很好的一个结合。

  问:那在这种移动互联网上,到底你觉得你们的优势在哪里?

  张亚勤:第一点的话,我们操作系统本身还是有一定份额,而且发展速度很快,今年和去年相比,增长400%,另外应用数目也大幅度增长,现在已经超过50万人应用。

  第二点就是我们是要做跨平台的,不管是windowsphone也好,还是安卓也好,还是IOS,我们有很多应用,都可以去在这些不同的平台上面去使用。还有一点就是,可能你也看到,我们office在ipad出来之后,24小时,都变成ipad,iOs最受欢迎的应用。

  问:在新的形势之下,这种变化会不会导致说微软它就是提供它既有优势产品的一个供应商,而失去了平台级的机会呢?

  张亚勤:微软是不是说失去平台这个机会呢?我觉得并没有,因为这样,因为如果看现在的话,第一点,我们还是有很大的一个平台,windows,操作系统的平台。

  问:但是我可以跟您分享一个我自己切身的感受,就是我周围也会有很多创业者,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创业者,他们基本上就是在开发一个新的应用APP的时候,首先是IOS和安卓,可能开发windowsphone应用的人就会很少,这个是不是你们现在面临的一个难题呢?

  张亚勤:是,这是很大的挑战,因为windowsphone,但后面失去机会,所以这个在这个生态系统里面,我们是落后了,现在在奋起直追,但是呢还是有很大的挑战。但我觉理解移动互联,不要光从操作系统这个层次去理解,这和PC时代是完全不一样的,原来你在新浪,新浪微博是个应用,操作系统是什么没有关系,微信是应用,下面操作系统也没有关系,所以这个是我们所讲的,其实在中间存在的另外一个层次的平台。我最近,讲了很多年了其实,我说三大平台,有端的平台,有云的平台,然后还有云端之上的商业和社交平台,所以平台的理解和原来是完全不同了。

  张亚勤:人工智能是比移动互联大十倍的市场

  问:您刚才讲的互联网的物理化,无论是智能电器还是可穿戴设备,我们看到很多传统的巨头也在押宝这个领域,包括微软,包括英特尔,很多企业都在做,而且你说到那一块是被移动互联大十倍的市场,能不能给我们分析一下那个未来的机会和战略。

  张亚勤:比如说我稍微细分一下,一个是可穿戴的计算,就是个人,完全是个人的计算,这个其实刚开始。

  前段时间我看了一个技术觉得很有意思,就是把一个很植入的像头发丝那么小的传感器,可以放到你的手上面,植入里面,你根本感觉不到的,然后它可以知道,可以根据你的身体的状况,可以预测到几年之后会得什么病,会不会有心脏病,会不会有糖尿病,然后你各种病的风险,在你没有发生之前,它已经测出来,像这样的东西会越来越多,然后包括智能的家电,我觉得每个东西都会变成一个大的机会,一个杯子,一个电视,你的冰箱,恒温器,都是,我觉得每个小的东西,我们可看到都会成为一个大的系统。

  问:谈到新的技术趋势,刚才您也说到了,微软是最早的领先者,在很多浪潮来临的时候也是最早发现这些浪潮的人,但是怎么样能保证未来不会起个大早赶个晚集呢?

  张亚勤:这也没法保证,我觉得还是要一个方面要有好的技术储备,就像我们有研究院,不断地从事新的技术创新

  问:但技术有的早并不是绝对,刚才我们也说了,像柯达,像诺基亚,都是最早比它后来的那些颠覆者拥有了先进的技术,但是那些技术在大的公司都被束在高阁了。

  张亚勤:对,这是一个方面,但并不是全部,但你一定有像技术的储备。

  第二点的话还是要有一个好的决策的机制,然后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使得好的技术能应用到,变成产品应用到市场。

  如果看一下,现在IT,或者互联网的发展,其实还是两个方面,从技术方面,这么多年没有那么大的变化,重要的是怎么样把这个东西更好地用起来,一个就是人和机器的界面,让机器变得更自然,学习人的沟通的方式,语音、手势、表情、触摸,自然语言的交流,这个其实现在越做越好。

  那么另外一个更深层的东西是人和机器不仅交流,机器的话学人怎么去思考,我们原来讲人工智能,现在看起来也可以叫人工智能,但是更多的方式是通过机器的学习,应用大数据,机器变得像和人一样的聪明,这个聪明肯定不是说从思考判断的方式,而是从它本身由于数据所产生的这种智能,或者产生的这种效果,不是因果关系,是一种相关的推断,给未来做的一些预测。

  问: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说刚才您说到为什么有了技术储备之后,不一定能够第一时间占领市场,所以可能跟公司内部的决策机制有关,所以我们发现很多颠覆性的公司都是创业型的,或者小而美的这样的公司,真正能够做到大象灵活起舞的比较少,您最后对这两者的区别您怎么认识?

  张亚勤:企业做大之后都有问题,都会有惯性,但是也有很多企业它不断在改变,就是说自己颠覆自己,我们看了很多企业,其实也是很成功地转型了,并不是所有的大的企业都会消失的。

  另外的话,我们也向小而美的初创企业学习,我们最近做了一个像孵化器类似的,我们叫微软创投加速器,我们已经做了差不多两年,孵化了66个企业,这个企业都是你刚才讲的小而美。

  张亚勤:有人拿大数据去忽悠去骗钱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大数据最懂你的心近年来,大数据风靡一时,各行各业都在探讨大数据思维与技术在本行业的应用。比如美国的奈飞(Netflix)公司,这些年就凭着这个法宝赚得盆满钵满。奈飞公司根据用户分析,投其所好地翻拍了BBC的经典老片《纸牌屋》,因为大数据告诉他们,直到今天,还有许多人点播这部1991年的老剧,而这群观众里不少人喜欢《七宗罪》的导演大卫?芬奇,也大多爱看奥斯卡得主凯文?史派西的电影,就这样,他把这三项热门因素集结在一起,推出了大数据时代的新型电视剧。

  果然,《纸牌屋》一上线,就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点击,就连大洋彼岸的中国网友都乐此不疲地守着电脑。

  问:说到当下最热点的词汇,除了互联网思维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也非常火爆的那就是大数据,好象现在整个互联网行业,包括IT行业都成一个言必称大数据的趋势,你们微软怎么看待大数据的机会呢?

  张亚勤:首先大数据和云计算一样的,都是一个大的产业机会,这个是IT产业发展到目前的一个趋势,这个本身呢,不是一个概念,不是一个忽悠,但也有人拿它去忽悠,去拿个地,去拿钱,骗钱,也有这样的,但是整个来讲这是产业发展目前的机会。

  大数据本身,其实是一种商业的智能,由于我有各种各样大的数据,所以我可以从数据里面获取智能,它只要告诉我一些现象,或者结果,就够了,并不需要到底怎么去想它的,不需要知道这个机理。所以这个就是大数据本身的一个,它的一个逻辑。

  问:你能不能不要用科学家的那个语言,用非常通俗的一个案例能告诉我,它能不能帮助我们做到什么吗?

  张亚勤:现在其实大数据已经在使用了,你看电影,你在看的时候呢,它会根据你选择电影的过去的习惯,然后也可以根据你社区或者你朋友们的习惯,帮你推荐这个电影。

  问:它有猜你喜欢是吗?

  张亚勤:对,它猜你喜欢,大家这个目前可能还是比较初级的。

  问:它根据你以前浏览过哪一类的商品推送

  张亚勤:或者是你的社交圈子里面类型的人浏览过什么东西,这个我想你可能看到一本书上讲过亚马逊的模式,一开始是看人的浏览,后面看书之间的关系,就是从物和物之间的关系,你浏览什么东西,包括比如说它可以用另外一种方式,有人买了这个书,然后买另外一本书的几率有多少,它就算这个,然后呢从这个里面再推断出,你买这个书可能买那个书的几率多少,有很多种不同的算法,但是呢,整体来讲就是根据物或者人的一种习惯,然后推断出未来。

  问:所以回到我们那个问题,就是它会怎么样影响未来商业模式的变革?

  张亚勤:商业模式就是过去我们可能根据一个很固定的一个关系,我有了一些数据,我有了一些理论,有了一些模型,然后做出一个逻辑的判断,那么这个的话是需要一些时间,需要一些确定的模型,那未来得话,可能不需要了,就根据我各种数据,数据本身告诉我该怎么做。

  问:但是同样,会让我这样的人,听上去觉得内心有点恐惧,觉得我们被数据绑架了,不光是隐私的问题,好象失去了很多人性当中很自然随性的东西,变成了无数个数字的堆砌。

  张亚勤:当你进入数字时代,进入互联网时代,你就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但是我想每一个人都应该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时候,我可能每天只看一个小时手机,我呢,就喜欢我目前的方式,我不在网上面购物,我就喜欢到商场去,我喜欢那种体验,那我想这都是每个人自己选择的方式,数据和技术是为人服务的,人不应该被它所奴隶所绑架。

  张亚勤:现在大家走火入魔,一大半时间在手机上面

  问:但是现在是不是发生了人被数据绑架的这种状况呢?你的观察是什么?

  张亚勤:我的观察现在大家走火入魔,你看现在的现代人,每天拿着手机,可能有多少,一大半时间在手机上面,读书读得越来越少,然后呢,每天确实是淹没在数据的海洋里,我想人最终会找到一个平衡点,然后用数据用技术去帮助他,而不是去淹没在这个海洋里,而不是被它所奴隶。

  问:我可以跟你分享一个我自己的感觉,因为前一段时间我用了一个note软件,当时这个软件的(宣传)就叫做永远保存,我一瞬间有一种感觉,是说我的工作,我生活当中的照片、视频,我的行程,我做的事情被记录下来,以后它就会永远存在,然后当我这个人一百年之后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所有的点点滴滴的信息基本都会被永远像档案一样留在这个世界上,我当时忽然觉得,不知道要为这个感到悲哀还是应该为这个感到高兴,后来我最终想想可能还是应该高兴的成分居多,因为在人类浩瀚的历史当中,只有少数所谓的历史名人是可以被记录下来的,到了今天让每个人都有这个,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权利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脚印或者是足迹。

  张亚勤:是,我想还是技术让你可以做这事,给你一个选择,但你也可以选择不必记录下来,像现在stepchat给你送的照片,给你讲的话,送过之后就没有了,所以你可以做这样的选择,但我想整体来讲的话,这就是数字技术目前互联网技术带来的机会,让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自己的中心,每个人成为主人。

  问:最后我们想再跟您聊聊,如何看待目前国内的这种互联网的创业机会被几家大的公司和巨头所垄断这样的一个趋势呢?你觉得这对创业的生态环境会是好事吗?

  张亚勤:我觉得这样,其实我们讲BAT,讲几个大的企业,整个来讲的话,我觉得机会还是挺多的,这几家企业都在本身很强,然后通过并购,通过投资的方式,在建立自己的生态圈,这个也是很自然的现象,因为他们的竞争整体来讲还是通过市场的方式,平等的方式去竞争的。另外的话如果看,就是这个BAT这个名词已经有五年了吧,至少有五年了,那你可以看这五年还是有很多企业起来了,中国的互联网现在发展机会我觉得比原来更多了。

  问:起是起来了,但是会不会存在必须要向这三个大山头靠某个山头才行?

  张亚勤:我觉得也不需要,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有一些战略方面的联盟,但是还是有很多独立的企业,另外我觉得未来的发展,像互联网的物理化,会带来更多机会,还会看到很多企业,我其实对中国的互联网还是很看好的。

  另外我觉得还是机会太多了,现在互联网在改变传统企业,每个传统的行业都是互联网发展的机会,而且BAT也不可能什么都做,他们变大了之后这个步子也会变慢的,惯性也会很大的,小企业起来颠覆他们吧。

  问:其实微软面临的问题,所有公司到了一定程度都会同样面临对吧?

  张亚勤:是,都会面临,有些企业可能它改变,它重生,有些企业可能就没有了,都会的。

  张亚勤:互联网金融火是因为金融体系存在缺陷

  在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戴险峰的文章《互联网金融真伪》中,有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在互联网技术发展最早、最为成熟且应用领域最广的美国,并不存在所谓互联网金融的概念。他说,互联网作为一种技术,尽管提高了效率,但并没有产生新金融。将二者放在一起谈所谓的互联网金融,是中国独有的。而在中国,之所以会有大批所谓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存在,根本原因是金融管制形成的监管套利空间。而对于这个问题,张亚勤也有自己的理解。

  问:大的互联网公司还是充当了先锋,一个颠覆者,或者说像鲶鱼效应这样的角色。

  张亚勤:我完全同意,比如说电子商务,在美国有个wine.com,我经常用这个网站去买红酒,买好之后,三天之后一个星期,你还要去给他约,他才可以给你送到家里,还要交费,包括买书买东西都是,中国的话你可以看到这个效率相当高。

  还有打车,打车,我并不是说中国的模式更好,在美国也有打车软件,因为打车的只有,你用软件打车,由于这是一种特权,你必须付很高的价钱,而且在不同时间根据大家的用的情况,你付的价钱是不一样的,但你肯定是比路边的打车的人付的要高很多的价钱。

  问:中国反而是别人倒贴。

  张亚勤:中国是相反的,现在中国搞得老头老太太打不到车,所以我觉得这个是不同的现象,那么像互联网金融这种东西,在美国基本上没有出现,因为它的金融系统本身就比较透明,效率比较高,中国这个就是说,对目前金融体系这个系统本身,里面肯定有一些问题,才会有互联网金融这种现象,中国能不能持续呢?我也不知道,但是这就是互联网所带来的一种机会,五年之后,互联网哪个企业会打败BAT,BAT会不会存在,我也不知道,这就是中国互联网的现状。

  问:有一个外国嘉宾他说了一句话,他说互联网金融是中国的故事,他说不是美国的故事,也不是欧洲的故事,是中国的故事。

  张亚勤:就是我刚才所讲的,在美国,在欧洲,它的金融体相对比较透明,效率比较高,它也在用互联网,提高它的效率,它本身没有大的这种结构的缺陷。

  问:没有那么多洼地是吧,就是效率洼地或者信息洼地。

  张亚勤:你现在看中国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其实也很有意思,其实很多还是和传统银行在那儿合作也好,但还是靠的

  问:利益铁板一块。

  张亚勤:所以出现这种状况就说明目前它的效率有问题,传统的银行的效率有问题,商业银行效率有问题,所以也许是中国的现象,也许是短期的现象,但它一定会,我想对于我们目前的金融体系是一种正面的一种压力,推动,也是一种冲击,就像电信一样的,微信对电信是一种冲击,是一种颠覆。

  问:最后我们想再聊聊你个人,因为每一年,我就想问一个问题,就是你怎么样能长期保持在同一家公司的同样的岗位上长期地服务,但是能够不断地,有源源不断的激情或者新鲜感而不产生倦怠的情绪?

  张亚勤:因为我老做不同的事,尽管是同样的公司,看起来是同样的岗位,但我在做不同的事,所以我觉得很有意思。

  然后另外一个是我们把云在中国落地,然后有很多面向中国企业的一些应用,这本身也是一种创新,因为在中国落地,建数据中心,找合作伙伴,新的商业模式,这本身也是特别有意思的事。另外当然也是还有一些更新的东西我还不能告诉你。

  问:期待有消息的话可以第一时间从我们这里发布,谢谢。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zgacd.com/qiche/2222.html

栏目:汽车      围观:

相关阅读

本月热点